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黄牧甫:发布-黑恶势力称霸一方十余年:小过节也要用暴力,不断漂白身份

  原标题:黑恶势力称霸一方十余年:小过节也要用暴力,不断漂白身份   央视新闻2月19日消息,所谓“大哥”称…

  原标题:黑恶势力称霸一方十余年:小过节也要用暴力,不断漂白身份

  央视新闻2月19日消息,所谓“大哥”称霸地方十余年,犯下累累罪行,相关记录却寥寥无几。

  谁敢报警,看都不敢送医院,上诊所去打针。人家问也没有敢说这个事儿。

  工程款他母亲说给多少就给多少,跟她要钱要急了,她就会把她儿子搬出来,咋的我让大鹏跟你谈啊?

  身份不断漂白,拥有众多光环,如何躲避打击并取得多重身份?

  参加商学院,也参加了一些慈善的项目,他很善于利用他这些政治光环来为他宣传。

  异地用警深挖“保护伞”,调查数月锁定海量证据,追捕一触即发。

  涉黑称霸一方,被实名举报后潜逃国外

  2018年,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在抚松县松江河镇有一个叫何昆霖的涉黑团伙,常年称霸一方。然而,就在警方接到举报没几天,何昆霖竟然跑到国外躲了起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吉林省公安厅决定异地用警,对这起特大涉黑案挂牌督办。

  白城市与白山市,虽然同属吉林省,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两座城市之间却相隔着700多公里。2018年5月,由白城市公安局多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悄悄进驻白山市抚松县,对何昆霖特大涉黑案展开调查。

  在接到线索之时,何昆霖在抚松县已经是一名颇为成功的商人,在当地房地产、服装、啤酒经销等行业处于龙头位置,名下资产多达到数亿元,关系网更是错综复杂,所以白山警方接到举报刚刚开始侦查,何昆霖即有所警觉,逃跑到了美国塞班岛。

  在吉林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白城市公安局抽调11名精干警力抵达白山。然而,专案组在侦查时发现,何昆霖不仅仅是躲到了国外,而且还远程指挥着他的团伙,动作频频。

  白山市公安局副局长 马刚:然后他在塞班岛遥控指挥,一是上下打听情况。二是指挥当地的马仔进行串供,再就是恐吓、威慑被害群众。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外协大队大队长 赵迪:他通过他母亲李敏芬以及亲属、相关的财会人员销毁了公司的账目。

  此时主犯何昆霖身在国外,难以对他进行控制,专案组接下来如何开展工作,困难重重。从白城远道而来的民警们,不仅要克服路途遥远,对当地环境不熟悉等情况,而且还要面对当地被害群众是否信任、能不能主动配合的问题。

  在调查中专案组获知,何昆霖早年的犯罪活动主要集中在抚松县的松江河镇。然而,就在民警刚刚来到松江河镇展开调查时,有多只神秘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白城市公安局副局长 马刚:专案组成员被跟踪过,一直跟踪到我们租住的宾馆,后期我们从宾馆调取录像,一看整个轨迹都是在跟踪我们,都是他的手下。

  线索频出,被害人母亲控诉团伙卑劣行径

  克服重重困难,专案组在松江河镇的调查终于取得进展,很多当地群众纷纷向专案组反映线索,提供证据,其中一名被害人母亲的控诉,引起了专案组民警的注意。

  这件事发生在2000年,当时何昆霖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涉世未深的青年迟某经人介绍找到了他。

  在餐桌上的推杯换盏中迟某与何昆霖认识了。酒过三巡之后,何昆霖决定去网吧打游戏消遣,新入伙的迟某也跟了过去。然而,就在这个过程中,迟某不经意的一个小举动,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在网吧他们打游戏的时候,他新加入的小弟迟某为了跟大哥接近接近,就拍了大哥(何昆霖)肩膀一下,所以他就认为这个小弟冒犯了他,在网吧对小弟一顿殴打,然后又拽到街上殴打,最后又把这个人拽到他经营的歌厅里又一次殴打。

  仅仅拍了一下肩膀,就引发了何昆霖的不满,为了立规矩,这个刚刚入伙不到半天的年轻人,被何昆霖等人持续殴打数小时,最终造成颅骨骨折,命悬一线。

  虽然被送到了医院,但是何昆霖等人对迟某仍然不依不饶,甚至还追到医院百般刁难。

  被害人迟某母亲:骂得可难听了,大夫和护士看着他,都躲着他,都得听他指挥,说不给药就不给我们药。你说开颅手术多疼啊,我儿子疼得都打滚在那医院里。

  迟某的父亲在他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一直是母亲独自将他拉扯大,面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和巨额的医药费,迟某的母亲无奈之下只得去找何昆霖。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他的母亲是当地非常贫困的,靠做点酱油和醋走街串巷卖酱油醋的,承担不起他的医药费,然后就找到何昆霖家里面,想让何昆霖给拿钱看病,当时何昆霖和骨干成员刘金辉将其打出歌厅。

  刘金辉,绰号“老虎”,上个世纪90年代末便与何昆霖相识,深受何昆霖信任,在处理迟某被打的这件事情中,刘金辉多次为何昆霖出谋划策。

  迟某的母亲多次索要无果后,走投无路想要报警,此时,何昆霖找上了门。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最后好像在当年就花了4万多医药费的情况下,何昆霖给承担了一部分,剩下的是被害人家自己承担的,就明确说如果报案警察来抓我们,一分钱也不给你,当时被害人家就选择息事宁人。

  经过两次手术,迟某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这件事情,对他的身体和精神都造成了无法抹去的伤害,后经司法鉴定,迟某脑外伤构成轻伤一级,精神障碍导致人格改变。

  在何昆霖的一手操控下,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多年来,被害人一家始终生活在这件事情的阴影之中,却无处诉说,直到2018年,迟某的母亲才带着相关证据材料,将这件尘封了近二十年的案件反映给了公安机关。

  为当头号人物,故意与另一团伙开战

  专案组通过查阅历史案件资料,不断捋清线索,丰富证据。调查中专案组发现,这一涉黑团伙的确立和壮大,都和2004年的一起案件有关,而正是这个事件让何昆霖团伙“一战成名”。

  抚松县松江河镇位于长白山西坡,旅游资源、林业资源、电力资源十分丰富,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何昆霖依靠手中的资源,笼络的人员越来越多,随着队伍的不断壮大,这让何昆霖不安于现状。

  何昆霖非常清楚,如果想在松江河镇站稳脚跟,地位得到认可,小打小闹肯定不行,2004年,他将目光锁定了当时松江河镇的头号“大哥”滕军。

  2004年5月30日,何昆霖手下的两名成员张宪凯和王琨,在松江河镇的步行街与滕军等人不期而遇,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随后,张宪凯被滕军开车带走,王琨赶快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的大哥何昆霖。

  何昆霖当时正在外面参加一个婚礼,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即率领几名小弟带着一把猎枪,赶到了步行街。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在余文家取的枪,当时余文他们家开的是废品店,是何昆霖打电话让王琨上他家取的枪,然后他们开两台车上市场。

  拿到猎枪后,何昆霖与滕军约定在步行街见面谈判。当时在松江河叱咤风云的滕军万万没有想到,他刚赶到约定地点,就被人用猎枪顶住了脑袋,随后被何昆霖带着手下砍成了重伤。

  白城市公安局副局长 马刚:砍成重伤,就是在松江河的地位,我们所说这叫“一战成名”,都知道他把另一个大哥打败了,所以说他把这个江湖地位,我是大哥把另一个大哥取代了,我就是大哥。

  何昆霖一战成名,此后,众多社会闲散人员纷纷“慕名”投奔到他的门下。此时,何昆霖还在使用他的另一个名字何鹏,在当年的松江河,一提到何鹏这个名字,无人不知。

  给团伙立规矩,对内唯我独尊对外出手要狠

  从2004年开始,这个以何昆霖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形成,早在团伙组建之初,何昆霖就立下规矩,对内“唯我独尊”,手下人员必须唯命是从,对外“出手要狠、打架必胜”。而他手下的几个得力干将就曾因为下手不狠,被何昆霖训斥。

  曾经有一次,团伙成员王琨以及外号“老虎”的刘金辉和一个名叫大华的人在外面吃饭,没想到最后双方因为口角打了起来。

  由于对方人手较多,在打斗过程中刘金辉和王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住进了医院。

  就在大华赶到医院时,何昆霖也带着手下来到了医院,上来就对王琨和刘金辉二人进行了训斥。在何昆霖的当众训斥下,王琨当即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向着大华的腿部扣动了扳机。虽然腿部中枪受伤,但是大华明知何昆霖的厉害,担心遭到报复,伤没好就离开了松江河。

  胃口变大,巧取豪夺攫取黑资本

  随着团伙势力的不断壮大,何昆霖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大,他已经不满足于饭店、服装店、酒吧等小本生意了。他看到房地产市场“利润大、来钱快”,于是就不择手段插手其中,违规开发多个居民小区。为了利益最大化,何昆霖甚至骗取当地优惠政策,裹挟他人投资,靠“黑”攫取不义之财。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潘旭:把滕军干倒了以后,何昆霖的地位就确立了。松江河那个地方它不大,一战成名都知道他是谁,所以说他去干一些工程活,经营一些买卖的时候,多多少少通过他的名气为他商业的话还能铺开一些道路。

  就在2009年,一个外地开发商李某进入了何昆霖的视线,这时李某手中一个的楼盘正在招商引资,准备进行建设。

  得知消息的何昆霖,决定亲自上门谈合作,而他所谓的登门拜访,却是带着一众手下直接闯到了售楼处。由于双方实在没有合作的可能,李某对何昆霖的这番谈话并没有当回事,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的噩梦这才刚刚开始。

  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赵营:过了几天,何昆霖屡次三番地就带着小弟到李某的办公室,也不用多说话,衣服撩起来,腰间都别刀。

  接二连三的恐吓,使得李某不堪其扰,更是十分害怕。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何昆霖主动邀请他到饭店吃饭,说是要缓和一下关系。在席间用餐之时,因为一点小事,何昆霖不由分说起身就对饭店服务员和老板进行了殴打。

  就这样,为了给开发商李某立威,饭店老板和服务员不仅被无故打了一顿,而且事后还要给何昆霖赔礼道歉。

  开发商李某迫于压力,将自己楼盘的一栋楼给何昆霖承建,然而,即使如此,大部分工程款还得李某自己垫付。

  何昆霖在尝到了甜头后,发现房地产利润非常可观,便决定开始自己开发楼盘,但是想要开发更大的楼盘就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外协大队大队长 赵迪:他是虚假注册了一家公司,注册这家公司欺骗政府,以这个虚假的招商引资这种形式来骗取当地的优惠政策,取得土地,裹挟两名外地的商人。

  专案组查明,在此期间,何昆霖虚构招商引资房地产项目,拉拢银行工作人员骗取银行巨额贷款,并且裹挟他人,强行要求投资。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到后期他会借用招商引资或者是一些外地人来作为他欺负的对象。像他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他当时刚刚开发起来,他自己没有本金。他出地皮,裹挟外地的两个开发商,最后楼盘开发起来以后,他告诉这个楼赔钱了。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外协大队大队长 赵迪:他告诉这两名投资商,这个房地产不但没赚到钱,而且还欠了建筑商的钱。这个建筑商不是别人,正是何昆霖的母亲,以这样一种手段,最后这两名开发商每人500万元的投资款,血本无归。

  随着一栋栋楼盘建成,何昆霖迅速聚敛了巨额财富,身家过亿,而他背后的这个涉黑团伙也在不断地野蛮生长,为害一方。

  横行一方,用暴力恐吓等手段垄断多个行业

  在松江河镇这个人口不到十万的小城,“何昆霖”团伙的名气非常大,在过去十余年的时间里,他们通过强迫交易、抢占地盘、暴力恐吓等手段,涉足垄断多个行业,只要有被害群众稍有反抗,就会遭到各种迫害和打击。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 李冬:何昆霖对于松江河老百姓就像一场噩梦一样,老百姓一听他,被他迫害过被伤害过的晚上都不敢出门。

  被害人家属:听着他就害怕,老远就躲着他,就达到那个程度。

  按照当地群众的说法,何昆霖团伙在松江河横行多年,作恶无数,然而专案组在梳理案件线索时却发现,在以往的各种案件中,却很少有关他们这个团伙成员的犯罪记录。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据我们后期介入以后,比较关键的几起案件,当年都是迫于何昆霖他们的名威没有报案,因为都知道他敢打敢杀,不行的话就玩一些无赖的手段,老百姓也不敢惹他。

  据警方侦查,2015年12月,何昆霖和一名团伙成员开车时,因为速度过快滑进路边沟内,两人却以前方正常作业的铲雪车挡路为由,对驾驶员进行殴打,并逼迫车主赔偿损失费15000元。2016年,何昆霖在装修自己经营的酒吧时,以装修效果不理想为由,将装修公司老板非法拘禁并进行殴打。

  即便小过节,也必用暴力手段残害对方

  这是2016年3月1日,何昆霖所开的听香酒吧门前的公共场所视频。

  顾客陈某因预留座位的问题与酒吧经理邹震国发生了冲突。何昆霖手下刘金辉、邹震国等人将陈某殴打致伤。之后何昆霖指使邹震国、李国旭威胁、恐吓陈某及其家属,迫使陈某及其家人不敢追究其法律责任,致使案件悬而未决。后经抚松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为轻伤二级。

  经警方查明,多年以来,何昆霖团伙在当地为非作恶,累计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暴力性犯罪案件20余起,其中尤以被害人徐某的遭遇最为典型。

  被害人 徐某:那时候松江河就是他的天下。

  2010年,徐某在何昆霖所开设的运动服装店打工,虽然对老板的一些事情有些耳闻,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噩梦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被害人 徐某:晚上从来不敢出去,万一晚上出去碰到那不一定。

  徐某为何对何昆霖如此畏惧?这与何昆霖的母亲李敏芬有着很大的关系。何昆霖名下的很多店铺都是由他的母亲李敏芬来打理,在一次服装店的打折促销活动中,李敏芬认为徐某违反了店里的规定。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何昆霖母亲认为她贪污货款了,其实服务员当时不是中午吃饭嘛,就是买盒饭什么的,日常有点开销什么的,可能就差了那么点钱,差了点钱服务员还给补上了。他妈不依不饶的,然后就把这个事儿跟何鹏说了。

  何鹏是何昆霖的另一个名字,在松江河,这两个名字都有着同样的威力,因为不管是谁招惹了他,都绝不会轻易放过。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何鹏就给徐某拽到他们家售楼处,当着他们家售楼人员就给打了。

  在售楼处,何昆霖将徐某打得面目全非,逼着徐某当众爬行、学狗叫,并且还扬言,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被害人 徐某:我以前都不敢上外面,好几年不敢上外面。

  徐某朋友:去商店买东西都让我送过来,我都打电话让他给卖点东西送我们家去,不敢出去,不知道那儿碰着在那儿碰着,好几年不上商店 。

  两年后偶遇仍不罢休,致被害人多处伤残

  这次经历之后,徐某一直躲着何昆霖,就这样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本想着何昆霖早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谁曾想2012年的一天晚上,徐某与朋友庆祝生日在一个歌厅唱歌时,无意间遇到了同样来歌厅唱歌的何昆霖。

  本能想要回头往后躲的徐某被拦了下来,随后被众人带进了歌厅的一个包房。

  被害人 徐某:进了包房了,连踢带踹的,他这个脚踩着我的脖子根本就起不来,这么趴着他还不让你趴着,得蹲着,完了把脑袋踩着这个地下。

  这次殴打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直接导致徐某肢体二级伤残,眼睛四级伤残,生活无法自理,但是在当年的病历单上,受伤的原因写的却是自己摔伤。迫于对方的淫威,徐某这么多年一直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痛苦。

  被害人 徐某文:谁敢报警,去看都不敢送医院,都不敢住医院。上诊所去打针,人家问我就说让人抢劫了,也没有敢说这个事儿。就是这个诊所打两天,那个诊所打两天,然后上后面那个诊所打,我还去上后面给我打,人家大夫一看就是打的,根本就不是摔的。

  为何两年前的一个小过节,何昆霖却始终不肯罢休?警方发现,不仅是这一件事情,何昆霖很多涉黑涉恶犯罪,都和他的母亲李敏芬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李敏芬)这次也被判刑了,她有今天跟她自己说白了,就是咎由自取,走这条路都是自己走的,你自己没做好,你孩子也没做好,把你的家庭都给毁了。

  组织结构稳定,核心部门全由家里人负责

  经过深入调查,警方确认,何昆霖涉黑团伙有着稳定的组织结构,他的亲属在团伙中具有较高的地位,比如财务等核心部门,只有何昆霖本人和他的一些亲属才能接触到。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潘旭:他这个特点是啥?就是说小弟可以换一批又一批,但是财务人员永远都是说他们自己家亲属,他母亲是财务总监,他小姨、他舅妈、他妹妹这些都是他的一些财务人员的骨干。

  “打财断血”调查黑资产追查资金链

  专案组在成立之初,就重点加大对何昆霖涉黑团伙经济犯罪的侦查力度,聘请专业机构对涉案资产进行审计评估,同步调查“黑资产”、追查“资金链”,做到“打财断血,防止黑产转移”。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外协大队大队长 赵迪:就是因为黑社会性质这个组织吧,它都是,它的经济方面可能就是以黑护商,以商养黑,咱们进行彻底地打财断血也是杜绝黑恶势力在当地滋生。

  通过进一步侦查,何昆霖团伙背后的“二号人物”——何昆霖的母亲李敏芬——浮现在了专案组民警的眼前。李敏芬曾经是抚松县烟草公司的一名职工,在何昆霖的公司里,大家都叫她“总监”“董事长”,社会人称“松江河二姨”。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潘旭:他们就是问做啥买卖,那谁问二姨,所谓的二姨就是他母亲。

  记者:他当地是什么称号?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潘旭:二姨,就都叫二姨。“松江河二姨”。

  警方调查发现,早年间,何昆霖的母亲李敏芬就依靠何昆霖在当地的名气和势力,在松江河镇黄金地段开了多家服装店、手机店等商铺,并常常通过非法手段排挤同行,宣扬地位和权威。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外协大队大队长 赵迪:比方说从2003年开始,她(李敏芬)通过经营耐克、李宁这两家运动服饰店,采取一种什么手段,就是通过以打假这个名义来骚扰,来滋扰和排挤其他品牌的这个运动服饰店。

  何昆霖与李敏芬在当地立下了一些规矩,规定只要在松江河镇境内,就不得销售与自己同品牌的商品。逐渐地,当地体育用品、服饰就被何昆霖及其母亲所垄断。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李敏芬其实在他们家说一不二,叫二姨嘛,其实他(何昆霖)能有今天跟他母亲应该有一定的关系。

  16家公司全由其母操控,成为团伙二号人物

  据专案组调查,何昆霖名下的16家公司,大到搞房地产开发,小到开服装店、手机店,全部由何昆霖母亲李敏芬操控着,公司的所有进出款项包括工程款的结算、发放都由李敏芬说了算。何昆霖开发房地产后,作为开发商对外进行承包,由李敏芬进行监督,实际上所有的钱都是在家族内流转。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 李冬:因为是何昆霖的母亲李敏芬(音),她是在这个案件,在他这个集团里面,面儿上她是一个财务总监的角色,对外声称她是财务总监,但实际上她也是实实在在地操控着整个集团的资产。

  警方调查发现,李敏芬经常违规使用资金、克扣劳动报酬、制作虚假账目,只要遇到阻碍,就联系何昆霖,对对方实施报复行为。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 李冬:这个结算全部由他母亲进行把控,他母亲说给多少就给多少。这个房子、这个工程如果是100万的工程,到他母亲结算的时候,他母亲可能说给你30万,你不要也得要。如果你不要的话,对不起,等,乃至说如果你要逼急了,跟她要钱要急了,她就会把她儿子搬出来了,咋的我让大鹏(何昆霖)跟你谈啊。

  警方发现,何昆霖涉黑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就在何昆霖“闻风”逃到国外后,他还在对团伙进行着远程“遥控指挥”,相互串供制定“攻守同盟”。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段文涛是打手,因为他给何昆霖开车,他有起重伤的案件当时涉及到他。就是包括出事以后,他们在青岛嘛,他不跑了吗,他在外面给他们打电话,有起案件说他没在现场,他串供嘛,告诉他们几个怎么说,教他们怎么说。

  除了串供制定攻守同盟,何昆霖在国外还远程遥控他的家人,企图毁灭相关证据。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 大队长 赵迪:他通过他母亲,通过他母亲,李敏芬以及他这个亲属,相关的财会人员,销毁了公司的账目,把公司的账目是送到他经营的这个宾馆,宾馆的锅炉房将账目都已经烧毁了

  但是多年横行所留下的斑斑劣迹岂能被轻易磨灭,海量的证据已经被警方固定。

  先从两个关键问题入手深挖“保护伞”

  “打财断血”,更要“打伞破网”。专案组围绕何昆霖“如何取得多重身份”和“如何躲避打击处理”这两个关键问题,深挖幕后的“保护伞”。

  这是何昆霖负责开发的一处楼盘,里面的“职工食堂”,外表上看其貌不扬,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俨然就是一处私人会所。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在这里他结交了一些当地的政府官员。他对政府官员的处理方式是非常简单,能拉拢的我就拉拢,拉拢不了的我就威逼利诱,采取一些赖皮的手段,或者是跟踪拍照,或者是采取一些这种方法,胁迫政府官员能给他办事为他办事。他是通过这种手段,把自己向一个商人在转变。

  不断漂白身份,拥有众多光环

  警方翻阅历史案件卷宗发现,在何昆霖横行霸道的这近20年时间里,他没有任何案底,多起有关案件也是悬而未决。

  在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后,何昆霖又开始对自己的身份不断进行漂白,拥有众多政治光环。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他这个身份的取得是什么,在他原始积累有一部分资金以后,他为了有一些政治光环更利于他利益最大化,他去参加了长江商学院,去进修学习回来,然后也参加了一些慈善的项目,在当地有一些捐款。有这些光环以后,他很善于利用他这些政治光环和一些外表来为他宣传,其实都是洗白他的一个工具。

  同样对身份进行漂白的还有绰号“老虎”的刘金辉。90年代末,刘金辉便与何昆霖相识,深受何昆霖信任,曾担任长白山管委会池西区经济发展商务局副局长等职务。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他开始由一个合同制的工人这么一点点提干,完了一点点地转化,转变成池西区主检部门的领导,他还当过拆迁办的主任,池西区拆迁办这么相应一个负责人。

  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警方调查发现,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何昆霖等人采用多种手段拉拢、腐蚀当地官员,警方及时将线索移交纪委监委,多名公职人员因失职失责受到严重处分和法律的惩处。

  伺机抓捕,静待涉黑头目返回国内

  随着调查地不断深入,专案组手中掌握的证据链不断完善充足。专案组决定,等待合适的时机展开抓捕行动,然而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何昆霖返回国内。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咱们掌握的就是他听到风声以后,要对他抓捕,他就先跑了,跑了之后专案组先退回(白城)来,没这事儿了,他就觉得探不出什么口风了,慢慢他就回来了。

  专案组的这一决定很快有了成效,而何昆霖通过远程指挥销毁证据,也自认为度过了危机。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在他认为他自己以为他把相关的证据都处理的差不多情况下,他才重新会到国内。

  2018年7月,就在何昆霖认为国内已经安排妥当、风平浪静后,他悄悄返回国内,回到了白山。此后,他还在自己开发的楼盘底商开了一家“爱心粥铺”,并且资助了几名贫困儿童,企图以这种方式获取心理上的安慰,转变社会形象。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有些工作(证据)不是说他能够处理的了,他飞到四川和西藏等地,请大师为他祈福,花了几十万还是上百万请了一尊佛。

  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的视线当中。没过多长时间,何昆霖仿佛又察觉到了什么,仍感觉不稳妥,继续作外逃的准备。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在回去以后他觉得风向不对,又准备外逃,但是这个时候咱们就已经对他实行边控了。

  2018年9月18日,专案组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准备进行统一收网行动。

  白城市镇赉县公安局政委 侯庆斌:为了保密大家,走的时候有的作案组成员都不知道去干什么。

  洮南市公安局副局长 梅亚军:侦查员连夜从白城赶到白山,到白山以后,迅速地分成了8个抓住组,这8个重要的抓捕目标进行连夜抓捕。

  一切准备就绪,警方必须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白城市公安局副局长 马刚:因为一号(何昆霖)不到位,你其他组就不能行动,这个人反侦查能力非常强,所以说我们是省公安厅带队我们是秘密潜入。

  经过周密部署,专案组一声令下,对何昆霖展开抓捕!

  现场抓捕

  就在主犯何昆霖被警方控制后,部署在各个主犯周边的民警同时接到命令,进行统一收网!

  经过此次集中收网行动,何昆霖及其母亲李敏芬、杜增祥、刘金辉、王琨等团伙主要成员悉数归案。在主犯落网后,专案组继续分别赶赴北京、青岛、杭州等地进行抓捕,其他39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白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潘旭:我们在抓(何昆霖)的时候就是我没犯罪我怎么了?我是慈善家,我捐助了哪个哪个孩子。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何昆霖的这些辩解显得苍白无力。经过七个多月的深挖彻查,警方依法查明了何昆霖犯罪团伙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妨碍公务、非法拘禁等11项罪名,涉及何昆霖案件的材料装满了整整两辆卡车。

  白城市公安局副局长 马刚:何昆霖准备时间长,反侦查能力也比较强,所以说基本都是零口供,他对犯下的十几件刑事案件,一是有合理解释,二是他不承认他参与。

  警方侦查结束后,依法向大安市人民检察院移交审查起诉。2020年5月29日,大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大安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审判现场

  被告人何昆霖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九个月,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五万元……

  经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何昆霖涉及九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团伙成员李敏芬、杜增祥、刘金辉、王琨、段文涛等17人分别被判处一年零一个月至14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审结束后,何昆霖等人不服判决,向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9月27日,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题为《扫黑纪实丨称霸一方十余年 异地用警捣毁恶霸团伙》)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物百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fltrade.com/3425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