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黄孝文:发布-缅甸政局突变后,秉持“不干涉内政”的东盟成员国可做什么?

  原标题:缅甸政局突变后,秉持“不干涉内政”的东盟成员国可做什么?   近日,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蕾特诺等东盟…

  原标题:缅甸政局突变后,秉持“不干涉内政”的东盟成员国可做什么?

  近日,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蕾特诺等东盟成员国的外交负责人正为风云突变的缅甸局势奔忙,试图让东盟在该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2月17日,蕾特诺飞往东盟轮值主席国文莱,与该国苏丹哈桑纳尔和外交主管部长艾瑞万会面。2月18日,蕾特诺又奔赴新加坡,与该国外长维文举行会谈,而两场会谈的主题都是缅甸局势。

  缅甸是东盟成员国,其政治局势自然引起周边东盟国家和东盟高度关注。尽管泰国、柬埔寨、菲律宾等东盟成员国对缅甸政局突变表态较为谨慎,但文莱、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其他成员国家仍表达了一定关切。

  “包括印尼在内的许多国家均表达了关切。虽然表达关切是一回事,但仍有一个问题(需要解答):为了帮助缅甸摆脱这种微妙的局面,印尼和东盟可以做什么?” 蕾特诺访问文莱后在其发表的声明中说道。

  由于东盟一贯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因而缅甸政局突变为其带来了难题。综合各媒体报道,东盟成员国中文莱、新加坡、印尼等国的动向最值得关注,而三国可施之计各有不同。

  文莱:协调区域内外声音

  文莱是东盟2021年轮值主席国。据东盟官网消息,缅甸2月1日政局突变后,文莱即以轮值主席国身份发布声明,表达对缅甸事态的密切关注,强调了《东盟宪章》中关于民主、法治和善治的内容,以及东盟成员国政治稳定对东盟共同体的重要意义。文莱还在声明强调,希望缅甸各界“按照人民意愿和利益,展开对话、和解并恢复常态。”

  2月1日,缅甸政局突生动荡。缅军当日清晨突然扣押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等民盟高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接管政权。总统府宣布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针对这一事态,文莱彼时以东盟主席国身份与缅甸现政府官员举行了视频会议,以了解当地局势。

  眼下在缅甸政局议题上,除文莱外的其他东盟成员国也怀抱不少期望。据《外交官》报道,2月5日,印尼、马来西亚两国领导人举行会谈,宣布已要求各自国家的外长与文莱对话,期望可为缅甸局势举行东盟特别会议。

  另据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2月17日报道,印尼外长蕾特诺访问文莱后,两国17日发布声明称,双方同意在东盟论坛上讨论缅甸局势。蕾特诺强调,东盟可以帮助缅甸摆脱目前的“危机”,让其继续“民主过渡进程”。

  而据新华社2月19日报道,在王毅同文莱外交主管部长艾瑞万通电话时,双方侧重就缅甸当前局势交换了意见。艾瑞万说,东盟高度关注缅甸局势。缅甸内部事务最终需要缅甸人民找到长期解决方案,“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文莱希望缅甸局势早日恢复稳定。东盟正在考虑同缅甸方进行对话和接触。中国是缅甸和东盟的最大邻国,东盟希望就缅甸问题同中方保持密切沟通。”

  王毅则表示,中方一直支持缅甸的稳定和发展。缅甸也是东盟大家庭一员,其国内局势攸关东盟共同体建设和一体化进程。中方和东盟都认为缅甸面临的问题属其内部事务,应在缅宪法和法律框架内寻求和平解决,并有序推进国内民主转型。中方支持东盟秉持不干涉内政和协商一致原则,以“东盟方式”为此发挥积极作用。

  王毅指出,中方相信东盟作为成熟的地区组织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协助缅甸渡过难关,期待文莱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发挥重要的协调作用。

  印尼万隆巴查查兰大学(Padjajar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讲师特库(Teuku Rezasyah)向“自由亚洲电台”(RFA)分析称,印尼、马来西亚、文莱三国的影响力足以使其他东盟成员国在缅甸问题上达成共识。不过,《外交官》分析称,东盟仍需在国家主权的敏感性和急需解决的缅甸内政危机间取得平衡,另有分析人士担忧东盟成员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可能越来越凌驾于东盟整体利益之上,而这都可能影响东盟在缅甸局势上发挥建设性作用。

  新加坡:不支持对缅实施全面制裁

  眼下,东盟内部对如何应对突变的缅甸政局意见尚未完全统一,其中已有国家明确主张不对缅实施制裁。

  路透社2月16日报道称,新加坡外长维文当日表示,他不支持对缅甸实施“全面和不加区分的制裁”,因为这可能会伤害普通民众。维文的这一表态在缅甸引起了争议,也使部分缅抗议民众将矛头指向新加坡。

  据《南华早报》报道,维文16日还表示,他已与美国、德国等国的外交事务负责人通过电话。他表示自己在每一次电话商谈中都强调,各方不应对缅甸采取“全面和不加区分的制裁”。《南华早报》刊文指出,维文的这一态度与其他东盟成员国高级官员的表态类似。

  维文强调,新加坡认识到缅甸政治局势的现状背后是历史、地缘政治、经济和人口问题等多种纠缠在一起的因素,新加坡热切希望缅甸可实现国家团结,“在(国家团结)这个意义上,我表达了我的期望: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可被释放,她和敏昂莱主席(注:缅军司令敏昂莱目前任国家管理委员会主席)可在谈判桌上展开对话。”

  维文希望东盟可通过“接触”取代“孤立”,“比起孤立的姿态,接触更可缓解这场危机。东盟将与包括联合国、美国、中国、印度和欧盟在内的所有外部伙伴密切合作,以促进与所有主要利益相关方的包容性对话。我们鼓励缅甸回到民主转型的道路上来。”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是缅甸的最大投资国。缅甸官方投资与公司管理局(DICA)数据显示,在2020-2021年财年的头四个月中,新加坡是缅甸第一大外国投资来源国。而据路透社去年5月报道,缅甸还为新加坡的建筑行业提供了砂石资源;新加坡国内还有约10万名缅甸籍劳工。

  鉴于新缅双方经济来往密切,故缅甸政局突变所引起的社会动荡已经影响到了在缅新加坡企业的正常运转。维文表示,至少已有17名新加坡人在2月1日后从缅甸返回新加坡,另有部分在缅新加坡企业已暂停活动,或迫于舆论影响而暂停与和缅甸军方有关的企业的合作。

  《海峡时报》报道称,维文18日与蕾特诺会面后再度强调,新加坡支持东盟发挥作用,调节缅甸局势,新加坡与印度尼西亚两国均支持东盟就缅甸局势举行非正式东盟部长级会议。

  印尼:本国政治转型或成他山之石

  不过,与专注于自身经济利益的新加坡不同,近日印尼正带头推动东盟更积极地参与解决缅甸的“政治僵局”。

  《外交官》18日刊文分析称,两天内印尼外长蕾特诺接连访问文莱、新加坡两国,与两国外长讨论缅甸事态。

  除此之外,蕾特诺19日还与王毅通话,双方重点就缅甸局势交换意见,协调立场。据新华社报道,蕾特诺向王毅表示,印尼等东盟国家已提议召开非正式外长会,希望中方支持此举,并继续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据报道,尽管东盟强调其在亚洲外交中占据中心地位,但对地区危机的反应往往比较“迟钝”。这是因为东盟的决策过程基于共识原则,这意味着任何东盟成员国都可以否决可能的行动方针,任何“干预”成员国内政的信号都会引起他方的敏感情绪。

  尽管如此,雷特诺仍在声明中强调,印尼政府认为东盟是“帮助缅甸应对这一棘手局势的最有效机制”。《外交官》指出,若东盟欲在缅甸局势上采取行动,则印尼可能是最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的东盟成员国,这与该国历史不无关系,如印尼前总统苏哈托也是军人出身,而在1998年印尼开启政治转型前,印尼军队曾长期在该国政坛上坐拥重要影响力。《外交官》认为,印尼自身从“军人干政”中转型的历史可能让其成为最有能力领导东盟应对缅甸“危机”的成员国。

  值得注意的是,印尼国内也有合适的人选来推动与缅甸军方的交涉。

  印尼《雅加达邮报》2月1日曾刊登评论称,印尼前总统苏西洛或是代表印尼现任总统佐科或东盟前往缅甸参与协调的潜在特使。该评论分析说,苏西洛曾说服缅甸军方,让他们相信文官执政对他们而言仍是有益处的。苏西洛是印尼武装部队退役上将,同时也是该国首位通过直接普选上台的印尼总统,苏西洛的个人背景或可让缅甸军方接受其建议。

  此外,《雅加达邮报》刊登的评论还列举了印尼第四任总统梅加瓦蒂作为协调者人选,梅加瓦蒂是印尼开国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的背景与昂山素季有相似之处,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在20世纪中叶曾带领缅甸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走向独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物百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fltrade.com/3500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