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周洪谟:发布-东北人口负增长 不是简单放开生育能解决的

  原标题:东北人口负增长,不是简单放开生育能解决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文|邢海洋   东北的少子化…

  原标题:东北人口负增长,不是简单放开生育能解决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文|邢海洋

  东北的少子化又引来了一波讨论,尤其是卫健委与人大代表关于“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的互动,更是激发了网民的热情。东北人口出生率全国垫底,平均每对夫妇生0.6个孩子,还不到生育更替水平的1/3,全面放开生育限制似乎迫在眉睫。可0.6的生育率意味着起码40%的家庭连一孩都不要,这个基础上还谈全面放开,这不是隔靴搔痒吗。

  所以,卫健委有了二次回应,“东北地区人口长期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简单放开生育政策就能解决的”。我们都知道东北的人口流失,乃至全国性的北雁南飞是一个复杂难解的综合性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可能是简单粗暴的“一管就死一放就活”。这里还是从具体问题着眼,看看东北寒冷的自然地理因素,以及其他问题。

  《钢的琴》剧照

  在广东,我遇到了很多来自内陆的年轻人,当我抱怨夏天太热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应说,这里冬天温暖,夏天也没有长江沿岸潮热。这些年内陆人移居沿海,或多或少有气候上的原因,海洋巨大的水体如同天然的大空调,调节着沿海城市的气候。这就是所谓地理环境决定论吧。

  在人类发明了制冷技术前,北方因为可以用燃煤提高室温,其宜居程度是超过南方的。自从发明了空调,不再受制于炎热的天气和氤氲的瘴气后,南方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口定居。这方面我国缺乏相应的统计数据,且空调的普及往往和交通的改善相伴而生,很难有确切的联系。但在美国,因特殊的选举人制度,人口迁移是一门很精密的学问,空调和人口流动的关系研究得就比较透彻了。

  美国历史上发生过三次人口迁移,第三次人口大迁移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正是空调普及的时候,北方人从寒冷地区迁居到南方阳光地带。

  美国市场上,窗式空调是1951年推出的。在没出现空调的1950年,佛罗里达27%的居民来自南方之外的其他州,到了1990年,几乎家家都有空调了,非南方出生人口已经超过了一半比例。当然,在选择是否迁移时,工作机会仍是最重要的参考因素,阳光沙滩和空调吸引的多是退休人口。

  温暖的气候中,人们可以一年四季地从事财富的创造活动,作物一年三熟,建筑商全年盖房,小商贩四季摆摊,相对于寒冷地区,南方的生产效率无疑提升了不少,而当服务业取代重化工业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时,常年户外活动的优势愈发明显,东北的“猫冬”传统无疑在生产力上处于劣势。

  《白日焰火》剧照

  有人反驳环境决定论,举出了加拿大和北欧的例子,却未提及整个加拿大才有3000万人口,北欧五国人口还不到2500万,人口密度也只有每平方公里20人上下,是西欧南欧的零头。即使在人口密集的东亚,人口也是随着纬度升高而递减的,比如北海道面积占日本的五分之一,而人口只有二十分之一。而东三省中黑龙江和吉林人口密度都超过70人/平方公里,辽宁更达到了280人/平方公里。整个东北地区的人口密度与全国每平方公里144人的密度相仿,远没有海外那样沿着纬度向北的骤减。

  东北人口之所以没有海外那样随温度变化递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那里蕴藏的煤铁资源以及由此生发的重化工业。历史上的原因,东三省在国内率先建立了完备的工业体系,并由此顺势成为“共和国长子”,可资源枯竭,加之经济结构轻工业化、服务业化,东北不再能提供过去的工作机会,人口自然会加速移出。其实这一过程早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改革开放后人口急剧扩张的时期,那里的人口虽有增加,但和全国比却是相对减少的,从1982年到2010年东北总人口相对“消失”了1000多万人。此后则进入了绝对数量上的流失状态,每年数十万不等,10年流失了200余万人。

  寒冷严苛的自然条件给了居民们更多的余暇,东北出了一拨又一拨的谐星,一批又一批的小说家艺术家,东北主播也更有特色更引领潮流,可对大多数人来说,寒冷的确驱使着人们涌向更宜居更有生产力的南方沿海地带,海南也成了东北的“第四省”,这是人性使然。依此类推,未来东北人口减少是常态,而其真正意义上的振兴,也不应该以人口的绝对数量争短长,而是在发展质量上取得优势。这个优势,就应该向同样气候条件下最有经济活力的地方学习。

  俄罗斯不能学,当年东北的大工业计划经济体制学的就是前苏联,可在南方更灵活的生产组织形式崛起后,东北的工业就逐渐失去了优势。北欧则是一个好榜样,那里同样严寒,却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不仅人均GDP位于全球前列,还建立了世界上最为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小孩出生直到大学毕业都是免费的。之所以有如此成就,除了地下资源丰富,主要因为重视教育、重视科技发展。一个孩子的成长,从出生到大学由国家包揽,连出国留学都是免费的。

  这些还不是全部,因为早在上世纪60年代各种福利政策就相继实施了,但人口出生率依旧走低,直到出现了逆城镇化现象,中产阶级逃离城市逼仄的小空间,开始走向乡村,生活与自然更贴近的环境中,生育率就回升了。同样,研究者还发现,北欧人生育愿望的回升还和妇女地位的提升有关系。当一个人无需背负经济压力和社会负担的时候,生育就变得自由了。

  这个意义上,海南可以建立自由港,农民的宅基地可以流转经营,东北会否有独特的政策支持呢?我理解卫健委的回应,“东北地区人口长期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简单放开生育政策就能解决的”,这里面既有“投资不出山海关”的管理机制的问题,也有自然地理因素的制约,人地关系的和谐相处问题,更有思想观念上的问题。

  点击进入专题:

  东北探索全面放开生育限制

  责任编辑:张建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物百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fltrade.com/3553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