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龙亿涛:发布-放弃高薪到山区支教 退休校长带寒门学子打了场高考翻身仗

  上课3分钟前,预备铃响起。头发花白、体格健硕的黄小林步入教室,坐在学生的座位上。这节是语文课,上课铃响5分…

  上课3分钟前,预备铃响起。头发花白、体格健硕的黄小林步入教室,坐在学生的座位上。这节是语文课,上课铃响5分钟后,语文老师才缓步走进教室。

  语文老师没注意到异常,一进教室就拿起书一字不漏地念,一边念一边在过道踱步。念着念着,他突然注意到坐在学生中间的黄小林,明显吃了一惊,又继续若无其事地从正文念到答案。

  黄小林当时是贵州省纳雍五中的执行校长,2019年是他退休的第一年。这节语文课是他在纳雍五中随机听的一堂课。

  来贵州省纳雍五中支教前,黄小林当了30多年校长,他从家乡江西的一所乡镇中心校做起,因为教学成绩出色,后来被当作特殊人才引入广州。

  但是,这次支教仅有短短一年,他能发挥多大作用呢?

  “这样上课,不是误人子弟吗”

  下课铃一响,语文老师就宣布下课,快步走出教室。黄小林立马追了出去,但语文老师继续快步往前走,黄小林一直追过三四间教室才喊住他。

  “你备课了吗?”黄小林直奔主题。语文老师说自己备过课。黄小林拿过语文老师的教学资料,整本书从头到尾都干干净净没有痕迹。

  黄小林的语气严厉起来:“你这样上课,不是误人子弟吗?”

  2019年10月10日,黄小林踏入纳雍五中的大门,他看到的是一所老旧的学校。这所学校建于上世纪80年代,校区狭小,没有食堂,也没有宿舍,是少有的不招收住宿生的高中。许多学生在附近租房住。

  这不是黄小林第一次来纳雍县。两三年前,他担任广州市天河中学党委书记时,曾几次带队到纳雍四中。当时了解到的情况让他对当地教育颇为担忧。

  黄小林旁听过当地教师讲课:老师照本宣科,学生昏昏欲睡。黄小林用当地老师的课件给学生上了两堂示范课,讲毕,学生激动得鼓掌,眼里闪着光。

  黄小林那次上课时正值寒冬,教室里没有取暖设施,班里不少孩子只穿着校服,里面是一件毛衣,有个男生冻得手都在哆嗦。

  看到眼前这些衣着单薄的孩子,黄小林想起自己小时候。他出生在江西省修水县的农村,同样家境清寒。

  每次从贵州纳雍回来,黄小林的心里都不平静。他知道读书对于农村孩子有多重要,他希望帮助纳雍的孩子们。当时黄小林距退休还有两年,他想去纳雍支教,但两次申请都被驳回。他到天河中学任职后,使这所原先成绩平平的高中一跃成为高考成绩出色的明星学校。

  黄小林一退休就第三次递交支教申请,这一次,他的新讲台在纳雍五中。

  黄小林很快发现,纳雍五中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他形容“当地的教育理念还停留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校领导了解教师的教学能力和工作态度的途径,主要是听汇报、看教师写的教案,黄小林解释说:“过去网络不发达,教师不写教案就说明没备课。但现在网上信息太多了,随便抄抄就能写出不错的教案,但老师的实际教学水平如何,校领导不了解。”

  而学校评价老师教学业绩的唯一标准就是考试成绩,不在乎教学效率。“有些老师为了出成绩,可能不顾其他学科的死活,拼命押题。”黄小林认为,要了解这些问题,就必须深入课堂。

  黄小林到任后第一件工作就是检查各年级的教学计划,但这些计划大都很空洞,已经10月了,高三年级居然还没有复习计划。按照黄小林的经验,新高三年级开学前,教师就应该制订好具体到每周、每天的复习计划。

  这恐怕还不是最糟的。

  中考结束后,纳雍县的优质生源大都涌入邻近省市的私立中学或纳雍一中。往年,纳雍五中一般能招到上百名500分以上的初中毕业生。但黄小林眼下面临的这一届高三学生,只有十几名学生的中考分数达500分以上,甚至没有校领导愿意分管这个年级。

  这样的生源、这样的教学管理风气,黄小林怎么才能打一个翻身仗呢?

  从整顿师风开始

  在纳雍五中旁听的第一节课,让黄小林更为担忧。

  上课铃响后1分钟,一名年轻女教师才走进实验班教室,这堂物理课要讲牛顿第二定律。

  黄小林是中文专业出身,但从教30多年,他自称“除了英语没教过,其他学科都教过”,最终他凭借物理学科的出色教学成绩获评高级教师。他很快注意到,这名教师的教学资料中有一处错误,但物理老师没注意到这个细微却严重的错误,写板书时也照抄上去。

  黄小林看到,坐在他旁边的学生一直皱着眉头演算,却怎么也算不出正确的结果。

  下课前,物理老师客气地请黄小林为学生讲几句。黄小林大步走上讲台,指出教学资料中的错误,又花1分多钟推导出刚才的公式,顺便提醒学生此处有一个常考的知识点。黄小林讲完,学生们激动地鼓掌,他感到学生这次听懂了。

  到任半个月后,黄小林召开全校教师大会。这半个月,他听了几十节课,基本了解了各个学科教师的水平。黄小林还发现,本校教师都习惯性迟到,少则迟到1分钟,多则迟到五六分钟。他决定整顿师风。

  那次大会上,黄小林说,他来支教,是为了帮山里的孩子好好读书,让他们走出大山、回报大山。因为每每看到这些孩子,他就想起自己小时候。黄小林退休后,曾有教育辅导机构开出百万元年薪请他,黄小林没答应。“我的退休工资足以让我过普通人的生活,我应该做一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

  接着,黄小林严厉地发问:“那么你们当老师的初心是什么?为什么来教书?”

  黄小林宣布,接下来他会随机听课。后来在一月一次的全校教师会上,黄小林不点名地批评他在课堂上看到的现象。延续已久的习惯性迟到、不备课,终于“绝迹”了。

  那年11月底,毕节市举行高三年级模拟考试。黄小林通知高三老师与学生同步参加考试,由他亲自监考,成绩优秀者表彰,不及格者做检讨。这个消息在教师中炸开了锅。

  当年刚调到广州市天河中学时,黄小林就曾推行过类似的政策,老师们强烈反对:“老师跟学生一起考试,像什么话!”黄小林宣布跟大家一起考试,他考物理——那年校党委书记黄小林57岁。物理试卷满分110分,黄小林考了108分,第二名是一个毕业于某名牌大学的年轻教师,考了90多分。这个成绩让其他教师无话可说。

  黄小林这次在纳雍五中“故技重施”,成绩出来后,只有少数教师拿到“优秀”,大部分教师的成绩仅为“良好”。老师们终于开始正视考试和教学。

  “没有爱的教育,培养出的是精致利己主义者”

  一天放学,黄小林看到有个学生站在校门口等人。这个高三女生朝他走来:“黄校长,我能跟您聊聊吗?我想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您在猫耳洞里坚持学习?我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

  动员起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后,黄小林下一个动员的目标是学生。纳雍五中的4000多名学生中,有近3000名学生来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

  在“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主题演讲中,黄小林向学生讲述了自己的坎坷经历:读完高中,正值上山下乡,当了两年农民;入伍后准备提干,赶上提干制度改革,继续当普通战士;想考军校,也没如愿。

  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黄小林是一名20岁的年轻战士,打完一仗,他躲在坑道里,把冲锋枪上膛、拿起书本。黄小林的目标明确:“只要不死,就还要回去考大学。”1981年2月,22岁的黄小林退役,于同年7月参加高考,考上一所大专院校,终于圆了大学梦。

  他告诉这些出身于贫困家庭的孩子:对于有志者,贫穷和挫折是一笔宝贵财富。

  这个高三女生平时学习很用功,但她的成绩却不理想。

  听到这个高三女生的疑问,黄小林开玩笑说:“我会看相,看你的样子很有灵气,不应该是这个成绩,除非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黄小林的话说到这个女生的心坎上。她告诉黄小林,自己读初中时成绩很好,但上高中后发现患上癫痫病,必须要吃药,吃了药就昏昏沉沉、看不进书。她为自己的病感到羞耻,从不敢让老师同学知道。

  这个女生的父母都在外打工,每次父母回家,她看到父母粗糙开裂的双手,想到自己的成绩,就觉得特别惭愧。

  黄小林宽慰她不要有太大心理压力,因为心理负担越大,发病就会越频繁。黄小林信誓旦旦地说:“相信我,你肯定能上本科。”

  跟这个女生聊完后,黄小林找来女生父亲的电话,告诉他不要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健康最重要。

  高考成绩出来后,这个女生的成绩提升了100多分,刚好达到本科线。直到现在,她还不时给黄小林打电话报告近况。

  “没有爱的教育,培养出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黄小林说。平时下了课,黄小林喜欢与学生聊天,了解学生的诉求。

  2020年夏天,纳雍五中这一届高三毕业生考出了建校以来的最好成绩:50多名学生考上重点大学,本科达线率从往年的百分之十几跃升到48%。

  新学期开学后,一名主管教学的副校长路过老师办公室,听到一位老师说:这一届高三的上线率要是达不到百分之五十几,我们就对不起黄校。又有位老师说:我们要从高一就开始抓起。

  支教这一年,黄小林每天早上7点20盯早读,到晚上8点半盯晚自习,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希望以身作则,让本校的老师认识到应有的工作态度。

  支教已结束一段时间,黄小林一边在江西老家照顾年迈的双亲,一边还牵挂着教过的孩子。他给记者找出学生写给他的信,天河中学的孩子在信中称他为“小林哥”或“小林爸爸”,纳雍五中的孩子则有些拘谨地称他为“黄校”。

  不管怎样称呼,黄小林说:“孩子们的话,使我深感教师工作的幸福和责任的重大!”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雅娟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物百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fltrade.com/3599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