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龙御天:发布-全球“芯片荒”让蔡英文有了向美国“撒娇”的筹码?

  原标题:吴蔚:全球“芯片荒”让蔡英文有了向美国“撒娇”的筹码?   来源:直新闻   近期,多国车企陷入“…

  原标题:吴蔚:全球“芯片荒”让蔡英文有了向美国“撒娇”的筹码?

  来源:直新闻

  近期,多国车企陷入“芯片荒”。除了纷纷减产的车企,游戏机等电子产品生产商也在争抢有限的芯片资源。

  直新闻:全球这一轮“芯片荒”因何而起,又是如何影响上游产业的?

  特约评论员 吴蔚:这一轮“芯片荒”其实早在去年就已现出端倪,现在的局面是,芯片产能不足的问题已经波及到半导体产业的上游,甚至导致工业消费品的生产都出现了问题,最直观的体现就是汽车产业、手机、游戏机这类电子消费品产能不足。说得通俗一些,导致这一场“芯片荒”的原因,是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发生了一次“宕机”。

  造成产业链系统性“宕机”的原因是复杂的,一方面,由于新冠疫情,厂商对全球市场的需求端抱持悲观预期,在排产规划上相对保守;另一方面,偶发的自然灾害导致一些国家的芯片企业生产计划紊乱;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去年由美国发起针对中国芯片企业的制裁,导致半导体产业链出现了订单转移。当这些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一场“芯片荒”已经不可避免地扑面而来。

  芯片的种类非常繁多,并非只有大家熟知的CPU与GPU,DSP(数字信号处理器)、IC(微型电子器件)、MCU(微型控制单元)等等也是非常重要的芯片。我们日常生活中乘坐的汽车、使用的手机都离不开这些关键芯片。这些芯片的加工原材料大多都是通用的,因此一旦芯片产业链出现“宕机”,受到影响的产业会非常多,就像传染病一样。

  其实早在特朗普当政时期,美国产业界的大佬们就已经纷纷发出警告:制裁中国芯片企业将会给全球产业链带来不可估量的危险。但特朗普当局根本听不进去,而是一意孤行扣动了制裁扳机,现在到了拜登上台,子弹打了回来,美国的许多制造产业正在品尝苦果。

  直新闻:台经济部门证实,美国来函希望台湾当局帮助解决汽车芯片供应短缺的问题。台湾真能帮助美国解决芯片供应的问题吗?

  特约评论员 吴蔚: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致函台湾当局,希望协助解决汽车芯片短缺的问题。这个动作有什么意涵?我们首先要明白它在产业链上的逻辑。一辆汽车从设计到完成生产,从产业链形态上看大概分为:车企、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芯片厂商、芯片代工厂。

  一般而言,在这个生产环节中,下游供应商产能出现问题影响的是更高一层的供应商,上游供应商会逐级向下施压,希望下游解决产能的问题,不致上游产线空转甚至停产。但是这一次,美国政府出面致函台湾当局,其实也就是芯片厂商与代工企业这个层级,直接跨过了中间数个层级,这在产业内属于比较少见的“紧急时刻”,说明光凭车企自己施压已经无法解决问题了,车企停工会带来GDP数据下滑、失业率上升等非常现实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的工信部就汽车芯片供应短缺与企业进行座谈,它的逻辑与美国政府是类似的,同样也是对产业链出现震荡导致企业停产进行“损伤控制”、寻找出路。

  也正由于美国政府的无理制裁,许多芯片生产订单从大陆转移到了台湾岛内,许多原本处于产业链底端的台湾芯片代工厂商如今反而成了“香饽饽”。美国白宫这封信的意思其实很直白,希望蔡英文当局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下令台湾相关企业将生产线腾出来优先服务美国相关企业。说白了就是“厚着脸皮抢夺生产线”。

  但是产业有它自身一套逻辑,一条芯片生产线从开设、加工设备到位、试运行、品控检验到最终达到量产标准通常需要数个月的调试,制程越精密的产线调试时间越长。就以三星、台积电为例,他们对一条新制程产线的布局都会提前两到三年。

  这意味着哪怕美国政府已经厚着脸皮找到蔡英文当局了,台湾的远水也未必能够解得了美国的近渴。但值得我们警惕的是,美台之间围绕高端制造业进行的产业链布局正越发紧密,这在某种程度上给蔡英文当局增加了一些向美国“撒娇、耍赖”的筹码,是比所谓“口罩外交”更具现实意义的政治赋能。

  直新闻:另一方面,江启臣昨天正式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寻求连任,这意味着今年7月这场国民党主席改选将会异常热闹。韩国瑜也在近日拍摄短片,以投身公益的方式“重出江湖”,你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吴蔚:江启臣接盘国民党的时候,正逢国民党在台湾选举中再次落败,士气陷入低谷。他以所谓“少壮派”的形象示人,接过党主席的位置,试图弥合分歧团结党内卷土重来。刚一上任就抛出了自以为创新的“两岸新论述”,不仅引来了大陆的面色铁青,更进一步引发了国民党内的路线纷争。分歧没有弥合,团结的问题反而愈演愈烈。

  是的,这些年我们观察台湾岛内政治生态时,国民党一直没法摘掉“派系林立,内战内行”的帽子,痛失的好局又岂止一个。随着赵少康近期高调复出,国民党高层之间的新一轮党内博弈又将上演。据我观察,赵少康半路杀出,的确打乱了江启臣的节奏。此次他宣布参选,更像是乱了阵脚不得不提前宣布。更让江启臣不安的是,他摸不透赵少康的身后还有多少国民党内外势力的支持。

  一言以蔽之,我认为国民党如果无法在新一轮改选中实现“党权的和平过渡”,将会严重影响2022年台湾县市长选举的布局。这些年我们已经看得太多,国民党最大的敌人哪里是民进党,分明是他们自己。

  至于韩国瑜的“重出江湖”,我去年在高雄罢韩投票大局已定的时候曾预言:卷土重来未可知。我判断,韩国瑜虽然经历了“梦起高雄,梦碎高雄”的大起大落,但赋在他身上的那股政治能量仍未消散,站在他周围的人不会轻易认输。韩国瑜所代表的“草根势力”在国民党内仍然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我也给出了一个忠告:韩国瑜需要真正的盟友,而不仅仅是那些搭便车的“政治寄生虫”。

  这一次,韩国瑜以投身公益活动的方式再次亮相,那句台湾民众耳熟能详的“莫忘世上苦人多”再一次传播开。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极具韩国瑜个人色彩的一支穿云箭,懂的人都懂,这位“光头”先生从来没有远离江湖。

  责任编辑:张建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物百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fltrade.com/3616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